劉少康辦公室就是現在的智庫

劉少康辦公室就是現在的智庫

口述歷史第17期:戰後臺灣政治史專號(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)

劉少康辦公室研討出來的案子,大家覺得不錯就推行下去,如果實行結果不怎麼樣就停辦。比如劉少康辦公室在1983年結束,那是因爲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,辦公室所提出的包括「三民主義統一中國」的口號、建議開放探親、解除報禁、黨禁,所有計劃都做好了,主席覺得好就執行,如果實行效果不好就不執行。可是別人卻製造很多謠言,說什麼「王升遠離權力中心、被下放」。

有學者說劉少康辦公室所做的保防工作是在控制檯灣人民,那都是學者亂講。如果有一間公司出了漢奸,員工出賣你,把公司的產品情報、研發成果偷偷摸摸拿給別家公司,老闆一看,你對公司不忠,老闆還要不要你?就是這個道理。雖然民間企業沒有「保密防諜」一詞,但保護營業機密就是一種保防工作。有些學者說,劉少康辦公室是在鎮壓臺灣人民,這個說法完全錯了。事實上,化公是要讓全世界知道臺灣民主開放的結果,如果有人問:「民主政治如果出了毛病,要怎麼辦?」化公說:「以更民主來醫治!」也就是:「經濟學臺灣,政治學臺北。」

有學者認爲劉少康是大型的情報機構,這是不對的。劉少康辦公室純粹只做鞏固領導中心的工作,把研究方案提報中央黨部召開會議,有了決議之後,由黨部報行政院,由行政院長主持會議,得出一個結論出來。劉少康辦公室等於是幕僚、參謀機構,也就是現在的「智庫」,化公等於智庫的頭,沒有權力調動各情治機關,只做對國家有意義的事,當國家面臨困難時,智庫提出建議而已。

化公卸下總政戰部主任,轉任聯訓部主任時,到政戰學校辭行,我陪着他去的。他站在中正堂(大禮堂)講臺上,底下的軍官、學生不到三百人,他說:「我一輩子反共、反臺獨,把我王升一個人打倒了沒關係,你們下面成千上萬都是王升,都是反共、反臺獨。」政戰學校校長林強把他的講話錄音整理成講稿,下個標題「王升是打不倒的」,呈給參謀總長郝柏村看,總長呈給蔣經國總統看。這標題曲解了他的意思,說他在「放話」,企圖藉此鬥倒化公,事實上他是在鼓勵政戰學校學生反共、反臺獨,化公真是冤枉,被人陷害。

童年快樂 小說

化公不是蔣經國的接班人,也不是一個想當高官的人。當年李登輝要選總統,找化公幫忙,他說:「化公,你對選舉非常有經驗,蔣公時代選舉投票,都是百分之百投他。國大代表你都有辦法,是不是你幫助我選總統?重要的職務你來做。」化公說:「我離開國內這麼久了,國大代表都不熟了,可能沒法幫你的忙。」化公在政大教三民主義教了八年,三民主義是我們正統的治國方針,「你要實行三民主義,不要搞臺獨,把國家越做越小。」李登輝聽了不高興,所以化公就回巴拉圭去了。假使化公想做官,跟李登輝說:「沒關係,我幫助你!」那麼,李總統當選後,國防部長或行政院長可能就是化公。

蛮妻迷人,BOSS恋恋不忘

台中公车评鉴出炉 「这2家」拿丙等将影响补贴款

還有人說,化公離開總政治作戰部是從天堂掉到地獄。實情是他已經在一個凳子坐了十八年,他的辦公室位於介壽館三號門進去的五樓,歷任副主任、執行官、總政戰部主任,軍中有個術語叫「久停久任」,意思是一個人久任一職,在同一個職務做太久了,應該要改變一下。總統看化公還有能力,發佈他爲駐巴拉圭大使,給他負責這個任務。可是有些人就使出二分法、挑撥是非,說:「總統不喜歡你,讓你離開。」對化公而言,他在總政戰部做了這麼久,心裡想着老百姓,憂國憂民,頭髮都掉光了,化公覺得自己辛苦了這麼久,換個位置也好。至於他心裡難不難過?每個人看法不一樣,我相信化公始終把蔣經國視爲教育長,是「教育長愛護我、爲我好,離開這位置休息一下,使我多活幾年。」(四之二)

我即蝙蝠侠

海虎舰意外 传5人救1人致3失踪

寶 可 夢 超級 進化
新 俠客行 線上 看

听到异声 发现救难浮标盖板脱落